• 1

    似乎是隔了很久,才想起自己还有这样一个独自安静的小博客。

    微博、网易、朋友圈,有越来越多的朋友,却没有了一个可以自说自话的地方。

    公司新招的一个小姑娘,做自己的公众号,深夜写一些孤单的文字,看看,真的觉得好像过去的自己。

    曾经,写字是为了剖开自己去给别人看,好像那满腔涌动的都是忧伤而文艺的气息;

    现在,写字的意义是在于什么?当越长大,有些事越不想说也越不能说,写字,或者只是为了取悦自己,或者只是一个可以埋起来的树洞。

     

    2

    老陈在住院。下周一的手术。是一场蛮让人担忧的手术。

    从年初开始就不舒服,因他一直携带有乙肝病毒故而认为是肝的问题,找着省内最好的肝科医生,一直吃药一直积极地治疗。

    但7月起,人一下瘦了下来。整夜整夜地失眠,脚肿,吃不下。入院做了全面的检查,最后才发现原来是心脏的问题。

    在省医确诊,病情已经到了比较严重的程度。需要做心脏瓣膜手术,4个瓣膜中,换两个修一个。而且因为年纪大了,医生说手术风险不算小。

    住院的日子,每天都能听到几号几号床昨天做了手术,现在在ICU还没能出来,几号几号床7月做了手术,脑子除了问题,躺了一个多月都还没有知觉。

    不知道老陈每天听着这些消息,心里是有承受多大的压力。

    我跟悠悠说,老陈年轻时候最不该就是闹离婚,玩心太重。但现在新组建的家庭不圆满,再生了个女儿却不懂说话,也快60的人了,再来一场大病,也算是为之前造下的孽还债了。但愿,这债也还得差不多了,这场手术平平安安地过去了吧。

    到医院看望老陈,老陈说,或者这一刀下去,人就出不来了呢。我们说怎么会呢,主任和副主任都是你的主刀医师,这水平肯定保你平平安安的。

    偶尔间会看到老陈眼眶红了。他还有一个那么小的女儿放不下,又或许是对过去后悔了。

    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,大抵老陈是真正地知天命了。

     

    3

    爷爷走的时候,正是中秋。

    那天下午接到的电话,晚上刷最后一张票飞回海口,还记得自己请假时候难过的说不出话来,在机场含着泪吃完晚饭。

    但最后依旧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。那夜下着雨,回到老宅的时候爷爷躺在老房的大厅,盖着头,我已经看不见他最后一眼。

    那种感觉,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  家人竟然在如此快的老去,而自己还懵懵懂懂。

    直到一场死亡到来,宛如当头棒喝。

     

    3

    现在离中秋还有两个星期,姐姐说没到中秋真是我们家人的磨难日。

    但是老陈的手术,一定会顺顺利利的!

    我们还能一家人过个中秋,年底悠悠父母过来我们还要一块儿出游。

    再有,过个一两年,老陈你还得抱孙子呢!

    所以,有什么理由这场手术不平平安安呢?

    一定要加油啊!